中的生与死,你的悲伤一如既往

      “汉兵已略地,四面楚歌声。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虞姬,一个可歌可泣的女子,在兵临城下之际,没有丝毫畏惧,决绝的一刎成全了自个儿对爱情的忠贞。
      在我看来,《霸王别姬》这部影片中的各个人物的命运,都是自个儿成全自个儿的结果。小癞子是,关师傅是,菊仙亦是,程蝶衣更是。
      在那个年代,每一行讨吃的都是辛苦的,梨园尤甚。“要想人前显贵,你必得人后受罪。”熬得过去的就能成角儿,熬不过去的,命运就和小癞子差不多。小癞子在和小豆子逃离师门后到一个戏园子里看到别人在唱戏时,他哭着鼻子喃喃:“他们是怎样成的角儿啊?那得挨多少打呀!”这似乎预示着他会因受不了那个苦而成不了角儿。事实证明,的确如此。在回去之后,看到师傅狠狠地在打骂师兄弟们时,他真的怕了,绝望了,于是把口袋里所有的糖葫芦囫囵地吞进肚里,带着恐惧与绝望,早早地了断自己年纪轻轻的生命。这无疑是一个悲剧,但我想,这也是小癞子自个儿成全自个儿的结果,起码在死之前,他吃完了他最爱的糖葫芦。
      小癞子用最简单却是最悲哀的方式——自杀,成全了自己,免受乱世的煎熬。而与他相反的是他的师父——关师傅。他爱戏,视戏如命,终身没有放弃过,糟践过戏曲。以至于他给弟子们的训诫是“从一而终”,对弟子们的训练也是十分的严苛,领着弟子在街头唱戏,小石头拍砖耍“下三流”杂耍哗众取宠,损坏梨园名声时,怒不可遏,回去对他痛打一顿以示惩戒……皇天不负有心人,他的确为梨园培养出人才,延续了梨园艺术。在他临死前,仍然在训练新一批的弟子,高唱着“丈夫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嘴角含笑地轰然倒地,真真让我们听出了何为“盖世英雄”!关师傅,一辈子的心血都在梨园艺术上,是自个儿成全自个儿的盖世英雄,也成全了梨园艺术。
菊仙也是一个苦命的女人,但同时她也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人。虽为窑姐,但她也渴望有一份安定的幸福,而她认定了段小楼就是那个能给他幸福的人,于是她用光自己全部的积蓄给自己赎身,嫁给了段小楼。虽然在动荡的岁月里,他们没过过几天太平的日子,可起码她经历过,体会过被人爱的滋味,那是她自己争取到的,自个儿成全了自个儿的。只可惜,她所托付的男人,并没有像他演的霸王那样刚毅,在那样混乱的年代里,人显得很懦弱,最终,他令她彻底心寒,穿着舍不得烧掉的嫁衣,自缢而死……
      蝶衣的命运更是多舛。幼时学戏的《思凡》,“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没少让他吃苦,他并非不知自己背错词,只因他是跟着娘亲从妓院里出来的,要他如何轻易接受“女娇娥”这一人格,很明显他那时是对女生这个性别有很大的排斥心理的。后来在师傅的“从一而终”启发下,师哥小石头的帮助下,终于下定决心好好学唱戏,和师兄好好地唱一辈子的《霸王别姬》,虞姬已入“不疯魔不成活”之境,只可惜霸王未能紧相随,“虞兮虞兮奈若何?”罢了罢了,也许蝶衣就是虞姬,虞姬就是蝶衣,他们都注定只有一死,才能成全自个儿。生时苦练唱念做打成全了自个儿的绝代风华,死时自刎决绝凄美成全了自个儿的一片痴心。
      虞姬死去的一瞬间,我脑里一直在重覆着“说好了唱一辈子的戏,少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一辈子,到底有多长?
或喜或悲,都是自个儿成全自个儿。待到成全了自个儿时,完全静默的世界是否会比纷扰红尘更美?
      如果说程蝶衣是“不疯魔不成活”,那么张国荣又何尝不是?“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有一天你会知道,人生没有我并不会不同。”而我想说,哥哥,人生没有你会有很大的不同,只因你给我们的,太多太多了!你知道吗?每看一次《霸王别姬》我都会格外想你,你在天堂好好的,我会在俗世中好好努力做一个像你一样好的人。

         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

        听到现代戏曲,脑海里突然闪过一句话:曾有一个人,他是那么的痴狂于传统京剧,那么痴狂于霸王别姬,直至疯魔。随后又莞尔自嘲,你啊,难道也是疯魔了不成,那分明只是故事里的人,又何来的曾经。

        霸王早就不是霸王了,奈何虞姬你为何还是要做虞姬呢?

        随后纷至沓来的片段和浓重的悲伤,我又忆起了那个身着戏服躺在戏台中微笑的男子。

       

图片 1

师哥,说好画一辈子的眉…


        ‘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到底是霸王别姬,还是姬别霸王?一曲过后,生死茫茫。

       
 霸王别姬,这部惊艳整个电影界的中国电影所斩获的荣誉相信已经不用多说。在这里,我只想说一说我对于这部电影的些许拙见,如若有错的话,望大家海涵。

        耳畔似乎又响起了那俊秀少年倔强的唱词,那个怯生生的清秀少年。

           开幕:谁是女娇娥

       
整场戏采取的是倒叙的叙事手法。一开场上来便是历经沧海后的段小楼与程蝶衣。这里有一个细节,就是蝶衣两次对时间的纠正,还有蝶衣的两声“可不”。到底如何,这个且由我留于文末。这里就容我们先观从前,小石头与小豆子的开幕。

        被世人所瞧不起的母亲,为使六指的他能够被梨园班子收留,竟生生的切掉了他的一只小指,血,鲜红的刺眼。他哭着喊着,撕心裂肺,那个女人走的决绝,象是消失在了漫天大雪中,此后再也没有出现,许是自此便死了。在一切的之前,他只怯怯的说:‘娘,手冷,水都冻冰了。’那年,他只是个孩子。

           初:切指进梨园

         
 全戏开场以来第一个惊心的画面,就是切指这幕了。这时的小豆子所依赖的人仍是他的娘亲,在这幕前,镜头两次提到了刀。唱戏不能六指,这指断的一点也不突兀。但是那沉默后的惊天哀嚎却依然是直击人心。从此作为妓女儿子的小豆子死了,而梨园的小豆子生了。这里也有一个细节,也同之后的蝶衣串联了起来。

        ‘小豆子,来,你跟我睡。’

“娘,手冷,水都冻冰了”

我想蝶衣或者说是小豆子,内心深处的依赖仍然是那个把他送进梨园的娘亲。

图片 2

手冷,水冷,那心呢?

     
这里让我想起后边,小石头用烟枪捣小豆子的嘴的情节,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捣嘴与切指是一样的。娘和小石头可以说是不同时期的小豆子生活和精神上的依赖,切指了,小豆子进了梨园;捣嘴了,小豆子成了女娇娥。

        小豆子,是我所知道的他的第一个名字,我不知道他的母亲对他是如何的称呼,只道在他受欺负的时候小石头这般唤他。这句话开始,就注定了他们一生分不清的牵连。

          中:角儿梦。

         
在一开始,小豆子是没有成为角儿的梦想的。反而日日将成角儿挂在嘴边的是小癞子。,一切的转变在于一次出逃。

           
这次出逃,小豆子和小癞子都见到了真正的角儿。小癞子哭了,他哭成角儿要遭多少的罪;小豆子也哭了,他哭的是那一出霸王别姬。我想他大概就是这里开始迷上霸王别姬,迷上虞姬的吧。他回到了梨园,他不再逃,他是命里注定的虞姬,躲不开的虞姬。在这里,没梦的小豆子死了,有梦的小豆子生了。

        我不敢想若是没有小石头他的生命又是怎样的。抗战前清朝覆灭后不久,京城梨园可想而知的混乱,戏班子之间硝烟弥漫。只要是唱戏的,哪个不想成角儿,只要是带戏班子的,哪个不想带出个把角儿。可要想成角儿,哪个又没挨过生不如死。

            末:女娇娥

   
小豆子有了要成为角儿的梦,但他仍然还不是程蝶衣,也不是虞姬。这时的他仍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图片 3

谁是女娇娥?

         
在这里,其实小豆子就已经开始分不清戏里戏外了。或者说,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去分清过。小石头的捣嘴在这里并没有告诉他这是戏,戏里的他是女娇娥,只告诉了他,他是女娇娥,人戏不分的小豆子从此真的成了程蝶衣,成为了他命里注定的虞姬。从此,男儿郎死了,女娇娥生了。

           

图片 4

命里虞姬


        ‘人,就得自个儿成全自己个儿。’

       一幕:雌雄一体,人戏不分

       
 师傅说,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小豆子和小石头都毕业了,他们也都成全了自个儿。这时的他们成了大红大紫的程蝶衣和段小楼。
       

图片 5

人戏不分,雌雄同在

           
此时的小豆子与小石头仍然是在的,但那个为戏疯魔的程蝶衣也生了。蝶衣的是不疯魔不成活。所以说啊,人戏不分,雌雄同在,戏里戏外,都是虞姬。但是这也只有虞姬可以,霸王是不可以的,蝶衣要的是唱戏,但小楼只是要过活而已。

           

图片 6

假霸王,真虞姬

           
 但是,虞姬不止是为了唱戏,他也是为了过活,只不过他的过活与霸王的不同,戏里戏外他都是虞姬罢了。这里就不得不说之前的一个情节,就是蝶衣去大太监张公公那里。张公公之行后,那个真正不疯魔不成活的程蝶衣生了,不仅是戏台上的虞姬,就连生活上的虞姬也生了。这是假霸王永远都不能领会的,真正疯魔的意义,真正的为戏入魔,从一而终的意义。是生活已经把他当成了虞姬,所以他只能是虞姬。

                 

图片 7

不疯魔,怎成活?

图片 8

就陪我疯魔一世,不行吗?

               
小楼是台上的戏子,下了台他就是一个凡人,就如他所说的要是活着也疯魔,在这人世上,在这凡人堆里,这可怎么活啊。他不会疯魔,也不会陪蝶衣疯魔。所以他是假霸王,而真虞姬遇上假霸王,从开始就注定了是个悲剧。

图片 9

一辈子的,只有你而已

           
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可是,小楼带着菊仙走了,而蝶衣却独自去赴袁四爷的约。那乐痛与共的小石头与小豆子死了,小楼与蝶衣各自唱起了各自的戏,你们没有做到一辈子,而对戏从一而终的也只有程蝶衣而已。


        与小赖子逃跑后却放不下小石头的他,又不顾一切的跑回了噩梦般的梨园,挨多少打都不会说一个求饶的字,哪怕是死。梦想吃到‘人间美味’糖葫芦的天不怕地不怕的小赖子,在吃光了三文钱的糖葫芦后,上吊死了。祖师爷的排位前,师傅说:‘人,就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

             二幕:谁才是祸害?

       
 段小楼遇上了菊仙,这个聪明的女人。当一段情里面出现第三者的时候,如果是那种爱情的关系的话,这时的三角形反而并没有它的稳定性,当第三者插足,一切都会变得不稳。就如后来蝶衣所说的,当我一看到这个女人时,就知道什么都完了。

图片 10

一切,都完了

               
 菊仙很聪明,也很敏感。菊仙清楚地知道蝶衣的心思。也清楚地知道蝶衣肯定会救被日本人抓走的小楼。菊仙在求蝶衣救人的那段是耍了心机的。她明知小楼出来了决不会让她回花满楼,但她仍是用这个回花满楼做条件来交换蝶衣去救小楼,我想,菊仙同时也知道小楼是绝不会同意给日本人唱戏的,若蝶衣去给日本人唱戏,就算救了小楼,也会让小楼与蝶衣的关系恶化。菊仙正是利用了蝶衣必救小楼这点,稍稍给个甜枣,一石二鸟。菊仙这样,也是把蝶衣当成了她和小楼的关系的最大的祸害。

图片 11

你给日本人唱戏了?呸!

                     
所以,蝶衣之前所说的潘金莲是很有道理的。可惜小楼既不是真的霸王,也不是真的武二郎,最后潘金莲死了,虞姬也死了,从一而终的有潘金莲,有虞姬,但却没有武二郎,没有霸王,没有段小楼。

图片 12

是啊,你是虞姬,怎会让霸王去找妓女呢?虽然是假霸王,可惜小楼也不见得是真黄天霸。


        护了他半生的小石头终究不会护他一辈子,毕竟,世间像他那样的痴子,又能有几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