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善良无关美丽,鬼子来了

    当一个中国人要求一个有着血海深仇的“敌人”去杀另一个中国人的时候,这是最大的悲哀;当无数百姓站在墙头,靠在墙角,心满意足的观看这盛大的杀人壮景时,这是追深刻的对比。
    国难完结,整个国家真的就清醒过来了吗?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自私麻木愚昧依然深深的刻在国民身上。我们无法去预料战争,但我们应该像明治维新时期的日本人一样学会反省,而在战后就立刻陷入从前混沌愚昧中去。
     有时候,一味的显示自己的懦弱可能会招致更大的祸患。马大三下不了手,全体村名都下不了手,最后还自以为是的与倭寇签订所谓的“君子协定”。看着全村人在热热闹闹的音乐中接连倒在血泊之中,灼人的火光让原本欢喜的心瞬间跌入深谷,一切的一切,皆因当初自己的懦弱。
     

          在电影里,姜文总是拿着放大镜为我们寻找和展示特定的年代特定的人群所拥有的特性,真挚的或者古怪的。人物的性格被放大,以至于看上去有些荒诞。但我相信,不论是《鬼子来了》里农民的愚昧,还是《太阳照常升起》里70年代人们的闷骚,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只是我们没看到,或是刻意被掩盖。
          有人说能看懂姜文的片子,说明你有了独立思考的能力。我觉得应该说是:不受自己所接受教育限制的独立思考能力。而且要能够正视一些我们这个民族所有的难以启齿的东西。就像这部《鬼子来了》,老一辈的人看完说:“应该把姜文的头像马大三一样砍了去。”中国人总是家丑不可外杨的。
          影片里没有以往电影里抗日的主角,只有一个从头到尾都没露过脸的“我”,而这个“我”也成了个不负责任的角色,送来两个日本俘虏(而且村子里就驻扎着日本海军),便撒手不管。给马大三和村民带来了困境。
          马大三是最普通不过的中国农民:善良,愚昧,迷信,心慈手软。他的困境就是:把俘虏杀了,手软,下不去手,怕被日本人发现,迷信,怕糟老天惩罚。把俘虏交给日本人,怕“我”回来,给他扣顶“汉奸”的帽子。最后他觉得把俘虏带回去跟日本人换4车粮食,让村民有粮食吃,既不是做汉奸,也为村民做了好事。当村民被屠杀,房子被焚烧,日本人的残暴像一记闷棍重重的砸在马大三的头上,把他从“与日本人修好”的美梦中砸醒了,也把他砸疼了。马大三如同愤怒的公牛般红了眼,拿起斧子闯进日军俘虏营砍杀日本兵。之前是懦弱手软,之后是冲动莽撞,之前是愚昧,之后还是愚昧。
           片中的俘虏花屋小三郎和陆军队长酒冢猪吉都非常具有武士道精神,花屋小三郎被俘过程中,求救不成就自杀,被村民养了半年后表示出自己的感激,提出用自己去换粮食。而酒冢猪吉训斥花屋小三郎,说日本人是讲信誉的,并且把4车粮食增加到6车,还送到村子里和村民一起联欢。那一瞬间觉得姜文丑化农民形象之余美化了日本人形象,令人汗颜。村民感激日本人的时候,观者是否也晕了,觉得人家日本人确实很有武士道精神,很讲信誉。
           姜文给了观者一点甜头,在观者云里雾里的时候狠狠的甩了观者一个耳光。
           联欢中传来日本战败投降的消息,在人们的欢笑中,花屋小三郎突然拔出刀,残忍的杀害养了自己半年多的村民。日本人开始屠杀村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村民的懦弱和愚昧招来了这场屠杀,更为讽刺和戏剧性的转变是马大三被国民党以破坏和平协议罪名判处死刑,而执刑者正是他一直小心保护的日军俘虏花屋小三郎!狼是改变不了凶残的本性的,心慈手软放过狼,它会反过来咬你。
           说村民愚昧,但你不能说所有人都愚昧,和花屋小三郎一起被俘的翻译董汉臣,路边的说书人,他们都很聪明,懂得很多,懂得什么时候如实翻译,什么时候说谎,日本人在的时候说的一套,国民党来了又说一套。董汉臣告诉花屋小三郎:中国人最恨人家骂爹娘,你一骂,他们肯定杀你。结果马大三和鱼儿就看到花屋小三郎咬牙切齿的说:大哥大嫂过年好,你是我的爹,我是你的儿。假如这番话反过来说呢?这句话本来是好的,他却告诉日本人说是不好的。不知在当年,到底有多少误解是由这些狗汉奸们造成的。
           还有一刀刘和国民党军官。一个臭屁的什么谭嗣同,慈喜八大臣都是他砍的头,却连个日本俘虏都杀不了。一个耀武扬威的判了马大三的罪。对外都下不去手,对内却都很凶残。果真是“攘外必先安内”的代表。
           影片是黑白的色调,直到马大三的头被砍下才有了色彩,鲜红的颜色显得触目惊心。“为了最后那片红,把前面所有部分都拍成黑白两色是值得的。”(姜文语)
           不知什么时候喜欢上黑色幽默,姜文的电影,镜头有些晃动,剪辑流畅。而且姜文能够用画面来营造一种喜剧效果(仔细看马大三爬上墙头喊二拨子一段)。影片让你狠狠的笑完又狠狠的愤怒,就像一颗糖衣炮弹,让你尝到欢乐,也感受到震撼。
           这部电影当年被禁止在国内公映,姜文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没有对影片进行改动。在豆瓣的论坛里看到当年广电局的审查意见,发现广电局的人果真是非常懂电影的(我完全没有说反话),他们所列举的影片不能公映的理由,都让我们发现了更多以前没有发现的亮点。
           我坏坏的想一下,假如日本人和村民联欢完就走了,没有对村民进行屠杀,那姜文才是真正彻底的颠覆,才是真正在挑战国人的承受底线,他才真正成了个卖国贼。
           还有,假如你是马大三你会怎么做呢?!我可能趁夜黑风高的晚上,收拾行李举家搬迁隐姓埋名去了。

——看《西西里的美丽传说》

岁月匆匆,我后来爱上过很多女人。她们在我的臂膀中问我爱不爱她们,我都会说,爱。但是我最爱的女人,却从未问过我这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