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对现实生活的映射,为什么宫斗电视剧总是一边爆红一边被骂

如《延禧攻略》播出后,观众惊奇于福安康、永琪、紫薇等人与《延禧攻略》的关系。一篇阅读量火速超过10万+的微信推文,正是以《清宫言情宇宙:如何串起还珠格格甄嬛传如懿传延禧攻略?》为主题。在这篇推文中,无论是宫斗剧还是言情剧,只要是经典的清宫戏的人物们,来了一次大串联,竟然形成了独特的知识体系。

拟态环境对应的是现实环境,但不等同于现实环境,因为它对现实环境进行过选择、编辑和加工。但这些工序读者或观众往往看不到,因此他们会误将拟态环境视为现实环境。

原标题:人民日报评古装剧:历史不是小姑娘 打扮要有质量

图片 1

即便《延禧攻略》中的魏璎珞天不怕地不怕,但她也还是恪守着宫中的等级秩序,她的女性意识是真的,父权意识也是真的。宫斗剧女性意识的进退失据,根源不在于女性,而在于不平等的皇权/父权制的强硬、霸道和根深蒂固。

来源:人民日报

由于宫斗剧往往善于借用历史背景与历史人物的“名目”,将虚构的故事安插于某个特定历史时期中,制造宫斗剧虚幻的历史感与真实感。观众也非常乐意进行饶有趣味的二次创作,形成独特的宫斗剧文化。

历史剧始终是中国电视剧最重要的类型之一,而中国古代的宫廷生活则是历史剧最重要的题材和表现内容。

比如《于成龙》中,除了于成龙作为清朝的一代廉吏属于真实历史人物外,编剧还虚构了周瑞和、柳晋阳这样的角色作为于成龙的身边人,形成一个人物关系群。这样虚实结合,用次要人物的细腻来烘托主角人物政治沉浮的一生,凸显整个历史叙事下的国家事和民生事,增添了整个剧作的故事性和情感性。

可以说,宫斗剧的类型建构,与现代社会息息相关。曾有制作人表示,“我们只不过将这些化成一个以紫禁城为历史背景的戏,带出现实生活中的问题”。而观众也乐于在追剧的过程中,完成对当下处境的衍生。如《甄嬛传》播出时,不少观众把该剧视作清宫版的《杜拉拉升职记》:“甄嬛刚刚入宫,好比刚毕业的大学生,通过父母的关系进入大企业。为了保全职位,她小心翼翼、拉拢同事,建立自己的战线,开始一步步反击,最终扳倒了最大竞争对手,成为老板眼前的红人。”

从这个意义上看,即便《甄嬛传》《延禧攻略》的厚黑学值得警惕,但它体现的女性意识或与已经是种进步——即便身处枷锁,抗争仍是必要的。

历史正剧用“民族自信”“
清正廉洁”“家国”“天下兴亡”等历史主题隐喻时代热点话题,顺应当下群众的心理诉求,这正是历史正剧的魅力所在。

图片 2

宫斗剧是历史剧的一个分支,往往以中国古代封建王朝为背景,将后宫嫔妃或女官等女性角色作为故事主体,以人物情感纠葛或政治权力倾轧为剧情主线。“斗”是宫斗剧的主要看点:勾心斗角、争风吃醋、相互算计、暗藏玄机、险象环生。

为什么宫斗剧比历史正剧更有市场?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锋芒智库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当然,作为一种大众文化形式,宫斗剧所包含的女性诉求并非单一的,而是驳杂不纯,甚至可能是相互矛盾的。宫斗剧中也不乏女性意识的体现。

比如《大秦帝国之崛起》里,秦王秦人的奋发有为、开拓进取精神也对当下中华文化的伟大复兴提供了积极有益的历史镜鉴及文化价值。

历史剧往往以正史为剧本支撑点,立足于史实的人物塑造与情节设计,有深厚的影视改编基础。从人物塑造来看,帝王将相等男性群像,围绕朝野政争、皇权继承等主题展开明争暗斗。而在宫斗剧中,女性话语权得到了大幅度提升,矛盾主题也由主导话语权的男性转移到女性。简而言之,通过深度刻画女性人物,宫斗剧完成了叙事主体的转换。

只是这样的张扬,终究是片刻的。新王上任,甄嬛依旧小心揣度新王的心思,打消他的顾虑。并且,甄嬛为了赢得这个时刻付出了太多。

从2016年开始,国产电视剧市场持续被古装玄幻剧“霸屏”;2017年开年最热门电视剧的特征仍是各路明星集结、各类特效糅杂与各种仙侠情节套路,“古装剧里没历史”已经成为时下古装剧的惯有印象。进入2018年,一度如火如荼的古装剧似乎成了强弩之末,多部原定卫视的古装剧,也陆续转网独播,曾经风光无限的古装剧走向式微。

正因为帝王权利的至高无上,后宫资源的争斗呈现出互相排挤、争宠上位的趋势,无所不用其极的权力争斗接连涌现。只不过,溢满“男性荷尔蒙”的结党营私,被后宫“表面风平浪静、实际暗藏玄机”的争斗模式所取代。

她默许宁嫔给皇帝服用慢性毒药,并在皇帝将死之时,用妃嫔通奸之事激怒他,促成了他的死亡。这是宫斗剧中少见的真正令人振奋的时刻——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皇权最终跌落死去,女性的意志赢得片刻的张扬。

来源:传媒内参-传媒独家

图片 3

但也有人担忧,宫斗剧中的厚黑学、权谋论、等级秩序、“他人即地狱”等价值倾向,会对观众产生不良影响。这并非杞人忧天。

有人说:看剧不过是为了娱乐,何必较真?但一部精品剧不仅能让观众放松,更能引发思考。而在内容全是戏说、改编、架空的古装剧里,观众跟着主角一路过关斩将,全身心沉浸角色,投射出一个睥睨六宫的自己。但现代生活的逻辑是否能在古装剧的脉络中顺畅无阻?这取决于艺术创作的真实与对人性的深入探讨。

但某种程度上来看,宫斗剧是女性视角下的“权谋剧”。在高度封闭的社会空间内,后宫有利益争夺激烈、权属清晰、并与前朝利益团体有千丝万缕关系等特点。在矛盾集中化的戏剧冲突下,宫斗剧与历史剧同样有一个最高权威——帝王,他集合了至高无上的君权以及封建等级制度下的夫权。

从《金枝玉孽》到《宫锁心玉》,再到风靡一时的《后宫·甄嬛传》,掀起一阵阵收视热潮,宫斗剧一时间炙手可热。2018年,于正《延禧攻略》更是引发全民追剧热情。伴随着《延禧攻略》的走红到来的,是对宫斗剧价值取向的批评,为何宫斗剧总是一边爆红,一边被骂?

图片 4

同样是以古代宫廷为背景,嫁接某一特定历史背景或者历史环境,以反映权力争斗为主题,但宫斗剧与历史剧具有鲜明的题材分野。

于正的《延禧攻略》再次点燃了观众对于宫斗剧的热情,该剧自播出以来势如破竹,网播量一路走高,网络讨论度居高不下。

责任编辑:

无论是“爽文”还是“爽剧”,其特色都是让观众有代入感,满足观众的期待,宣泄观众的情绪。观众的自我代入和心理预期是——小人物能够逆袭,坏人会被惩处,自己牛逼闪闪并且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现实生活中缺少什么,便幻想着在“爽文”“爽剧”得到什么,这是很正常的心理。

尽管符合了当下对冲突离奇、节奏紧凑的剧情审美,但台词过于新潮、人物塑造扁平化、缺乏层次等硬伤,不免会降低此类古装剧的口碑质量。这不仅是创作上缺乏匠心,也是机械的古今嫁接所带来的必然结果。毕竟,在后宫里寻找专一的爱情,在朝堂上渲染商场的争斗,可能本身就找错了庙门。

摆脱不了的枷锁:进退失据的女性意识

而在《大明王朝1566》第三集的抗洪上人墙的剧情中,很多观众感慨道“想起了1998年洪水那年也是靠人来堵水的”,通过历史真实故事再现唤起观众的历史记忆,历史对照现实,进而引发强烈的时代共鸣。

而宫斗剧的类型化要素,主要体现在古代宫廷的题材背景、陈设华丽夸张的布景、浮夸紧张的故事情节、强烈的故事悬念,人物之间的“斗”更是金科玉律、贯穿始终。

清宫剧成为古装导演的富矿,这大概可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改编自野史笔记、传统曲艺的《戏说乾隆》和《宰相刘罗锅》,“戏说”二字,奠定了清宫戏的基调;此后,风靡一时的《还珠格格》,将镜头从朝堂上的君臣转向皇宫里的少男少女。

许多观众喜欢《延禧攻略》,正是因为它看起来实在太“爽”了。有网友称,该剧是“集爽文之大成”。

《宫斗剧频现,折射古装历史正剧缺失》

可以说,宫斗剧折射出女性难以摆脱传统社会对她们的角色定位,她们久而久之也“甘之如饴”了——只要最后女主角得到皇帝的宠爱,并成为“人上人”即可。

当然,影视剧创作不是历史研究,艺术创作加入虚构无可厚非。不过无论如何,乾隆年间出现了昆曲《贵妃醉酒》、宫女像对待偶像那样追逐侍卫等情节,还是会贻笑大方,甚至带来误区。

2011年,宫斗剧终于迎来了高潮。《宫锁心玉》《步步惊心》《倾世皇妃》《美人天下》《武则天秘史》《后宫·甄嬛传》等相继播出,掀起收视热潮,宫斗剧一时间炙手可热。在2011年至2013年的两三年内出现的宫斗剧达20多部,而且几乎每部都能够成为热播剧。

图片 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